小说

【色情 小說 app】男歡女愛- 第152章 但願美女不復醒 -小說- K55

  • 更新日期:2024-4-22
  • 查看次数:1

详细介绍

天气热的很。

这边的天气就这样,冬天死冷死冷的,夏天死热。

尤其是立秋那几天,甚至比三伏天还要热。

唯一的好处是女人上厕所撒尿比较勤,喝的水多,一会儿一泼尿。

陈楚也是的。

现在一瓶子水灌进去了。

也想找个地方撒尿。

走出了这条胡同,他有点后悔了,不如在里面尿了。

不过,这街上也没啥人,他拐来拐去的想找个地方撒尿。

一看对面有个绿色的牌子。

上面写着‘人和药店’。

下面还有什么医疗器械的小字。

不过整条街人都稀稀拉拉的,尤其还是在大中午的,就是更没啥人了。

那人和药店已经装修完毕。

里面还是很干净敞亮的。

陈楚心想先憋一会儿尿吧,先进去把针灸的针买了再说。这玩意是正事了。

心里想着,他左右看看有没有车,然后过了马路,直接走了进来。

忽然想起来,好像在县医院的时候,自己给季小桃买避孕药进的那家药店好像也叫什么人和的。

刚走进店面。

四周都是打着药架子,已经放慢了各种小盒子的药。

而且一圈柜台,擦的很异常干净。

一个穿着白大褂女生正背对着他站在梯子上往上摆放着药品。

这女孩儿身材高挑纤细,那小蛮腰就跟小柳树条似的,太细也太柔软了。

陈楚咳咳了一声说:“买东西。”

那女生转过头。

陈楚有点傻。

这女生不就是县医院旁边那家药店的么?叫什么于丽丽的,一副傲劲儿,贼能瞧不起人。

于丽丽也记得陈楚,她没干多久就调到这来了,本来这一天人就不多,顾客都没有老鼠多。

“你买啥?”这女生板着脸问了一句。

她眼睛不算�。悄侵窒赋さ模パ燮ぃさ盟鄯郯椎�,而且那一说话的声音柔和中却带着对自己带着鄙视。

陈楚心里这个舒服。

他最喜欢这种骄傲的女孩儿了,因为越是瞧不起人的越是能让人硬。

“买银针。针灸用的,多少钱?”

女孩儿楞了一下。

眼皮白了他一下,然后伸手在柜台里翻了。

她的头发很长,梳着很多小辫,往后面梳拢着。

并且她的身段一摇曳,跟八三版里面的林黛玉的扮演着极像。

陈楚下面更是硬了。

差点喊一声林妹妹出来。

“你要好一点的,还是普通的?”

“嗯,都多少钱的�。俊背鲁南肼蛘舛骰故锹蚝玫�,毕竟是正事。

“哼!这东西是不好说的,便宜的五块钱二十根,还有贵的好几百的呢!你要啥样的?”

她说着把手里的抹布啪的仍在柜台上。

一副鄙视的样。

那意思,像是用眼皮看人,就差没说出来,你这德行还买银针?

白大褂裹着她凸凹的有些弱不禁风的身材。

陈楚看的下面梆梆硬。

“行!要好的!”

“二百五!”

“你才是二百五呢!”陈楚也火了。从自己一进门这女生就不给她好脸色看。

咋的?自己来买东西的,也不是来强奸你的,老子欠你钱怎么的?再说了,老子就不是穿的不咋的么?上次说老子是乡巴佬就没和你一般见识。

还不是因为你长得漂亮,老子想给你点好印象,然后争取糙了你。

但也不要太过度得瑟了,13有的是。

“呀?你骂谁二百五?”于丽丽也急了!

“你才是二百五哪!”她说着脸红扑扑的。

掐着小蛮腰指着陈楚。

不过,她说话的声音太柔太细了,即便是骂人也是那样的可爱。

陈楚看呆了。

这女生一生气的样子更好看。

脸红了,而且气咻咻的模样,陈楚真想把她搂进怀里摸摸抓抓。

心里想恨都恨不起来了。

“你,你是说这银针二百五吧?”陈楚问。

“咋的?你还能买起了�。空馐歉乩锏囊桓隼现幸浇幕�,一共就进了两套,一套给那老中医,一套留着。你有钱么?”

陈楚笑了。

从兜里掏出一打钱,数了几张。

“看看对不?要那最好的二百五的银针,一般的五块钱的再来两包。”

于丽丽一愣。

咬着下嘴唇。

多嘴问了一句。

“你买这东西干啥?”不过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满脸的鄙视。

“我是中医。”陈楚说了一句,伸手把那针灸拿了起来。

“嗤……”于丽丽贝齿里哼出口气。

那意思更是鄙视。

把钱收好,银针递过去,她转身又忙去了。

陈楚本想和人家套套近乎,说自己是中医这女生能和她多交谈几句的。

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理他这根胡子。

陈楚狠狠盯了她几眼白大褂里面滚圆挺翘的屁股,她的屁股不像刘翠,王霞的那么大。

不过却非常的圆而挺。

陈楚真想抱住她的屁股狠狠的舔,狠狠的啃,把这个屁股的里里外外,都舔上几遍。还有这女生的整个身子,自己把她扒光,把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好好的舔上几遍。

然后再撅起屁股糙她。

糙她一宿,不带让她睡觉的。

他心里这么想着,收好了针灸出了门往回走了。

不时的还回头看看这个人和大药房几眼。

心想这次也是有收获的,毕竟知道这个女生在这里了,不然自己还真找不到人家的,这便是叫缘分吧。

他把那针灸打开。

陈楚吓了一跳,那么大的包装盒,等把包装撕开,里面就整齐的防着二十枚针灸的针。

上面包装上写着‘银针’。

陈楚一阵的郁闷,这二百多就买了这点玩意?自己是不是被骗了?

他又打开那种小包装的,也便是五块钱一包的,那种小包装的都是三寸长的不锈钢的针。

而那写着银针的却是六寸长短的,差不多十五公分左右。

陈楚有些郁闷,这要是用银针,还不把人吓死,反正他是吓得够呛,这么长,怎么插?

他喘了口气,银针里面还有个小布包,专门放银针的,心想这二百五还不白花,还赠送点东西。

当下把银针放进布袋,扎在了胳膊上,别人一看,还以为是护腕了。

他的这个不经意的举措,也便导致了一年以后道上有名的黑腕神医的名头。

一手黑色护腕,一手白色银针,让整个瀚城的黑道大哥惊慌不已,也让瀚海,乃至省里的警察挠头不已。

也有人叫他黑腕杀手的。

当然那是后话了。

不过现在的陈楚,只是戴着玩。

腕子上戴着二十枚银针,而他只想给别人用那三寸长的钢针了。

陈楚直接走回到了小店,见那女的在里面的一张床上打盹。

她侧身躺着,黑色的小衫被里面裹着鼓鼓囊囊的奶,像是要装不下掉出来是的。

就像两只硕大的皮球。

而露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。

陈楚好像把嘴巴鼻子伸进那条沟壑里好好的吸,好好的舔了。

下面又硬梆梆的了。

而再看她下面那两条大腿丰腴而又笔直修长。两条大腿的中间,那股神秘感更是让陈楚鼻孔都热烘烘的了。

陈楚轻轻的敲了敲小窗口的玻璃。

那女的嗯了一声,慢悠悠的睁开眼。

打了个哈欠,塔拉着鞋走了过来。

陈楚晃了晃手上的银针。

“大姐,谢谢你告诉我地方,不然我还得跑出多远去买了,那个……你刚才不是说让我试试给你扎针么?那我就试试?”

“你能行么?”

“试试呗,最起码给你解乏了,我还不要钱。”

“拉倒把,你拿我练手还差不多。”

“进来吧!”

那女的说着话,又打了一个哈欠,然后把门打开了。

陈楚走了进去,随后那女的又把门关上了。

陈楚个头有一米六五了,而那女的比他要高了十公分,陈楚到人家的鼻子尖那,嘴差不多能顶住人家白白的大脖子。

他就喜欢高个的女人,那样糙起来,大屁股啪啪啪的才爽呢。

“我是不是得躺下�。俊蹦闩奈柿艘痪�。

“嗯,得往大腿上,腰上扎针,但你要躺在这,我给你扎……让别人看见……”

“那好办�。蚁劝衙殴厣�,咱去里屋扎针,不就完了么,对吧!”

“那,行吧。”陈楚装作扭捏的模样。

“你这小子,胆子太小了,我还能吃你了咋的?再说了,你要是练成手了,以后找你看病的人多了,你脸这么小可不行。”

那女的说着把小店的窗户挡住了。然后迈步进了里屋。

“来吧!上来吧!”

这女的已经爬到一张床上,然后趴着那。

陈楚看到她那拱着的大屁股,还有那白花花的大腿不由紧张起来。

虽然王霞,刘翠屁股大,但也没她这么大的,而且她的大腿根更丰腴,大腿根太瘦的女人不好看,有些肉的,则更性感。

陈楚心想,如果今天自己把她糙了,那便是自己糙的个最高的一个女人了。

忽然,他感觉下面有些尿急。

“大,大姐,你家厕所在哪,我能先方便一下么?”

“去吧,那个小门就是。”

陈楚答应了一声。

然后走进厕所,打开里面的灯。

解开裤带哗啦啦的尿着,心想一会儿真的要扎中她的昏迷穴位,然后上了她么?

他还是有些忐忑,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。

他尿完了,抖落一下大家伙,刚转身。

准备推开门出去提裤子,这厕所显得有点小。

他推开门,吓了一跳。

那女人光着大腿站在门口,两手抱着肩膀等着,那意思是也想撒尿了,想等陈楚尿完了再进去……

没想到陈楚推开门。

这女的也是同时一愣,忽然两手捂住嘴,发乎一声低低的尖叫。

随后看着陈楚慌张的样子。

她笑了。

“老弟,你这家伙可不小啊,是姐见过男人里头最大的,老弟,你多大?叫啥名啊,有没有对象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