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

【小說性】高挑媽媽成瞭同學的炮友- 第09章 -小說- K55

  • 更新日期:2024-4-22
  • 查看次数:0

详细介绍

「坤哥!你真的要去当兵呀?」

「嗯!去吧!我爸最希望我能从军。」

「行!那我上学了,回来见!」

我简单的跟阿坤聊了几句就上学了。

「同学们注意�。舛慰挝囊毂�,等假期考试里一定会出现的,下课!」

「老师再见!」

今天的第一节课,我听得稀里煳涂的,心思根本不在这里,脑海里不断呈现爸爸、妈妈还有阿坤。

「强子!明天周末了,网吧包夜?」

「我不想去了。」

同桌撮合我包夜,平常我是很愿意去的,可不知怎么的,家里突然多了个阿坤,我真的不放心,就拒绝了对方。

「来来!你出来我跟你去房后没人的地方说。」

我见他神神秘秘的向我招手,就问:「干嘛?啥事�。俊�

我见董军的神色之间很焦急,就跟着他去了房后,他左右环视没人,就对我说:「你不知道,哥们最近发现一个论坛帖子,是来自真实生活的,老爽了,我射好几次呢。」

「我以为啥事呢,弄了半天是情站�。坎痪湍腔厥侣�。」

「你懂个屁,那女的好像是高官的人妻,丈夫常年不在家,被一个小伙用迷情药给霸占了,把那人妻搞怀孕了,还在下方留言说,找个鸡巴大的猛男一起肏她呢,那娘们裸照和生活照都上传了。」

「真的?长啥样?存了吗?」

「这经典图你猜呢?」

我赶紧说:「给我看看?」

董军把手机背在身后说:「怎么的硬抢?哎?不带这样的,都不陪我包宿儿,不给你看,怎么滴怎么滴,猴急死你。」

他边说边晃荡脑袋。

「董哥!董爷!我陪您不行吗?包夜我花钱行了吧?」

「嘿嘿!等明晚去网吧在告诉你网址,上课了走喽!」

「哎?别……」

还没等我说完,这家伙着急忙慌的跑了……

我靠!不是吧?什么破玩意儿?就不去,就不陪你。

可一回想他说的那站肯定很刺激,毕竟国产的色情片当时少的可怜,想到这里,下体竟不争气的蠢蠢欲动起来。

马上要上课了,我看到学校的大门口,有一男一女穿着红、蓝的紧身运动衣向我招手,我走进一看原来是妈妈跟阿坤,他们额头流着汗,满脸通红的。

我不解的问道:「妈?你们怎么来了?我爸呢?」

妈妈喘着娇气说:「你爸还睡呢,这不我刚跑完步,你小哥也跟着我跑了一上午,看不出来,他也蛮喜欢运动的。」

妈妈说他的同时,侧身瞄向阿坤,那眼神中仿佛带着欣赏或是崇拜之色,让我心中反感又妒忌。

「妈!跑什么步,赶紧回家吧!我爸好不容易回来,你应该多陪陪他。」

「知道了,他睡觉,妈又睡不着,这不跑到你这来刚好看到你呀!」

「好吧!那妈咪早点回去,我上课了。」

我走时偷看他俩几眼,发现妈妈运动后,肌肤被汗水渗透的格外健康粉白,如同大姑娘似得,他们走到一起仿佛就是一对情侣,完全看不出妈妈已是近40岁的女人了,想到妈妈对阿坤的态度转变,我心里倒吸了口凉气。

这样下去,妈妈迟早会主动投入对方怀抱的,加上爸爸的鸡巴那么�。韭悴涣寺杪璧男孕枨螅降腿冒⒗ど衔衣枋嵌曰故谴�?我不断的反问着自己,一时也找不到答案。

起初想意淫我妈一下,没想到弄巧成拙的便宜了阿坤,妈妈也被他肏过了,而且直接肏了两次,把我妈肏的嗷嗷叫,我前后都在偷窥中,这种刺激程度已经大于心脏的跳动,按理说,妈妈背肏后,就应该停止这种道德行为,阿坤也只不过吓吓妈妈,可偏偏爸爸又夹杂其中,昨晚爸妈亲嘴儿的时候,妈妈的红唇可是刚刚裹过阿坤的大牛子,该怎么办?

绿母是�。H我妈一下都无所谓,问题是,妈妈千万不能动情,那样会影响爸妈之前的感情,想想爸爸整日在外面奔波也挺可怜的,毕竟他是我亲生父亲,而我却这样纵容同学肏我妈,我真是挨千刀的,坐在椅子上,我咬牙切齿的攥紧拳头,悔恨自己不该让阿坤加我妈妈聊天。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课上我还自责自己,下课后,无意中翻弄手机,想到截屏那张昨晚妈妈漏屄的图片,又硬的不行,早早把什么道德观抛之脑后,躲在厕所里,看着妈妈多水的小屄撸了起来,妈妈屄这么�。客Ω叩母鲎釉趺闯ふ饷葱�,好多毛!连屁眼都有,好淫荡�。∥冶哌1咛蚱聊�,仿佛我此时在给妈妈舔屄,下体阵阵涌出白物。

「起来了老公!睡的可真死。」

「哎呀!当然了,家里多好,部队到点就低起床,家里什么都不用想,别动!」

「干嘛?」

「我来收拾,别动了胎气亲爱的。」

妈妈笑道:「行了吧你,我这才怀上的,不碍紧的。」

阿坤赶紧抢过爸爸刚接过妈妈手中的麻布说:「我来吧你们都休息吧!师母怀孕了?」

「啊……没……有,别听你老师胡说,你们大男人别做我们女人的事,去喝茶聊天吧!」

妈妈发现对方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的眼睛,心里慌慌毛毛的抢过麻布,开始收拾家务。

阿坤看着妈妈背对着他,扭动着屁股擦玻璃,那紧身裤把妈妈的臀部包裹的甚至比西方女性还翘,鸡巴不断的在内裤里膨胀。

心想,怀孕了?老师总不在家,上次我们见面她就让我戴套子的,还说危险期?要按如此说来,怀上的应该是我的子孙才对?

老师?他的鸡巴像小蚕蛹一样大�。蛲泶髯疟茉刑�,一共肏了6下就挂掉了,怎可能受孕?不过应该是老师的吧?只有师母自己清楚了。

「阿坤!来,我们下几盘象棋。」

阿坤的思路被爸爸打断了,连忙回神说:「噢!好的,老师您坐。」

阿坤心不在焉的跟爸爸下着象棋,下了几盘后,爸爸的手机响了。

爸爸一看手机显示的来电是「小张」爸爸放下棋子说:「收拾一下,先不下了,老师跟你张叔有事要谈。」

「噢!」

爸爸匆忙的接起电话,边向卧室走去边说:「你个小张!你怎么把那个忘放我包里呢?你年轻轻的就这么忘魂?我跟你说……」

爸爸随手掩上了房门,声音消失在客厅中。

阿坤边装着象棋,边看着走进浴室的妈妈,接着传来放水的声音,听到妈妈哼着小曲的声音,阿坤鸡巴硬的受不了。

小娘们儿,心情不错嘛!这销魂的声音,听得我的大鸡巴硬的实在难受,叔叔在家可真他妈碍事,当误我肏你老婆,阿坤回房,幻想着妈妈的骚样撸着大鸡巴,自从初次遇见妈妈后,他手淫的对象一直是妈妈。

肏!肏!肏死你!肏死你阿姨!肏你屄!

阿坤手撸动的越来越快,在这紧要关头即将出来的时候,就听爸爸和妈妈说:「小坤呢?」

妈妈全身围着浴巾在洗手间里吹着头发,她刚想换衣服,看到爸爸敲门就顺手打开了。

「回房休息了吧?你这要干啥去?」

「我去附近仓买买块电池,放间的钟表停了。」

「去吧!把门带上,我换衣服。」

阿坤听到这里,停止了撸动,看到爸爸走后,把自己脱了个精光,悄悄来到洗手间门口,见里面反锁,他轻轻的敲了几下,就听里面的妈妈说:「你还没走?等下?我刚要换衣服,等我把浴巾围上。」

妈妈以为外面的人是爸爸,裹好浴巾,推了下门,听到对方的脚步声走进来,妈妈没理会的对着镜子涂着口红说:「怎么?不去啦?」

妈妈看到镜子里,呈现出光着膀子的男人现在她的身后,全身不由的打个冷颤,回头惊道:「怎么是你?�。俊�

妈妈发现对方一丝不挂,下体坚硬如铁的挺立起来,妈妈赶紧回身看着镜子里的阿坤萎缩的说:「你要干什么?」

对方并没有像妈妈想的那样去扒她的浴巾,也没有像以往那样把她搂过来乱亲乱摸,而是规矩的站在她的身后。

「好师母!我硬的不行!求你帮帮我。」

「�。啃±ぃ”鸷�,快回去,你老师快回来了。」

「求你了师母,我向你保证不会骚扰你,也不过份要求和你肏屄!但你愿意为我口交,只要答应我这个要求,我会保密的。」

「这……」

妈妈看到镜子里的阿坤眼神中带着恳求,心想,他今天怎么这么规矩了?从早晨起来,就对自己客客气气的,彬彬有礼,简直变了一个人。

看他的眼神不像是说谎,如果不肯帮他,他又用强,算了,已经弄过一回,只要不做那事,会减轻我的罪恶感吧!

想到这里,妈妈说:「那不许向上次那般长时间,不然师母小嘴抗不住你弄。」

看到妈妈答应,阿坤兴奋的说:「我发誓,绝不那般深捅师娘小嘴儿,好师母转过来!」

阿坤拉过妈妈,双手扶着妈妈的肩膀按了下去。

妈妈蹲在地上仰视着对方说:「可不可以不让人家跪下?上次膝盖还在红肿。」

「下不为例吧!师母快些,我硬的难受。」

妈妈握住那粗大的家伙,�?に担骸富褂兴祷八闶�,我最大程度也只能为你这样,你还是孩子,希望你能从此改邪归正,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以后去军校的日子。」

「可以!不过我可以随时亲摸师母,但我保证不进去。」

「不行!」

「怎么不行?我保证不进去的。」

妈妈想到对方只是随便一摸,自己就受不了,那长期下去,指定又被他干。

「人家说了不行,就不行。」

「好!那亲嘴儿总可以吧?」

妈妈没说话,低头为阿坤撸着大鸡巴。

阿坤让她用嘴,妈妈突然想到什么说:「还有……」

阿坤不耐烦了,没等妈妈说完,用龟头堵住妈妈的小嘴儿说:「好了!师母别浪费时间,老师可快回来了。」

想到爸爸,妈妈用手拨开散落在脸上的长发,双手分别握住阴茎的中部和根部,小嘴在阴茎的顶端轻吻,并露出湿润的舌尖在龟头的马口上摩擦。妈妈的舌尖向龟冠和阴茎舔过去。吸了一会,干脆用右手轻扶阿坤的睾丸,她的理性逐渐消失。现在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口交中,妈妈认为只有像那片荡妇一样做才能让他射精。

妈妈回想起生活片中的女郎,温柔耐心地舔弄着红黑发亮的大鸡巴,做得非常细致。

这也许就是美女的天生悟性吧,�。≌饽锩嵌茸蛱焓炝范嗔�,阿坤兴奋的摸着妈妈飘起来的秀发。

妈妈舔弄一会儿,把身子弯得更低了,斜了个头开始用舌头舔弄阿坤的阴囊,左手仍握着鸡巴根部,右手却在轻扶他的屁股,以全面刺激阿坤的性感带。

阿坤的小半个囊袋都被吸到她的嘴内了,开始用舌头及嘴搅弄,搅动一阵后妈妈轻轻地将嘴拉离阴囊,就像吃胶皮糖般拉了出来。

见到那龟头马眼处流动丝线,妈妈挑起眼眉边舔那马眼处的精丝,边看着阿坤的表情。

「�。『檬δ福『艿轿唬∽彀秃蒙�,好会吃大鸡巴!�。『么碳�,拿掉碍眼的浴巾,我会更快。」

阿坤顺手拽掉妈妈身上唯一的遮羞布,妈妈瞬间赤身裸体。

一丝不挂的妈妈,效仿日本女优膝盖着地跪在地上时,上身直挺与腰、臀、膝成一直线,一身雪白肌肤的她姿态煞是好看!用嘴张到极限含住对方的大龟头套弄了一会后,右手松开一边轻捏他的阴囊,一边淫荡地用那双诱人的眼睛与阿坤的眼神接触,张开双唇吞吐他的大龟头,阿坤两手抓扶着妈妈的头部,接着大龟头开始在樱唇间穿梭,大龟头碰到喉咙时,妈妈刻意将涂有口红的嘴唇向前突起,就像吹箫般的动作,只是中间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鸡巴,模样令人喷火。

妈妈随之吐出说:「你的真是太大了,人家嘴巴根本含不下。」

「师母已经很棒了,没关系。」

阿坤眼睛不够用的在妈妈的头部、胸部以及裸露的粉白肌肤上观看。

当妈妈的红唇继续剥开包皮,骚手边套弄肉棒同时,边撮下方晃动的阴囊。

阿坤爽的不行,把住妈妈的头部,挺动屁股,咬着牙齿说:「肏!师母!肏你嘴!肏!」

「呜~不行!」

妈妈的声音有点吱吱呜呜的含吐不清了,她害怕对方不断挺动那话,如同把自己的口腔当成阴道,妈妈的樱桃嘴巴本来就小,而阿坤那货鸡巴粗大,猛肏几下,妈妈顿觉舌尖和嘴唇酥酥麻麻的。

「老婆!我回来了。」

「呜~」妈妈听到爸爸在喊她,睁着大眼睛害怕的看着对方,希望阿坤停止肏干动作,恐怕老公听到,阿坤马上就要把持不住了,他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爸爸竟然回来了。

不得不慢慢的肏着妈妈的小嘴儿。

「老婆?哪去了?小坤!我回来了?」

听到爸爸叫他,阿坤在洗手间里喊到:「我洗澡呢!」

妈妈听到爸爸的脚步声朝这边走开,妈妈嘴里呜呜的不停,拼命的晃动头部,希望对方停止,阿坤也是怕了,刚才进来没有划上门手,此时已经来不及了。

阿坤急中生智,捡起浴巾把自己的屁股以下围了起来,背对着门口,此时妈妈包裹在浴巾里不敢出声,可那阿坤竟大胆的继续做那动作。

爸爸开门看到阿坤下身围着浴巾,对着坐便器来回动着屁股,以为在撒尿,就问:「看到师母没有?」

「我不知道,没在家吗?刚才我听师母想吃香肠,估计出去吃了吧?」

阿坤说完又动了几下屁股,妈妈害怕的不敢发出声来,只得他纵容的顶撞。

「噢!那我去把房屋的钟表弄好!」

爸爸说完关上了门。

见门关上,阿坤把鸡巴从妈妈的嘴里拔出来,妈妈吓得堆缩那里,如同受惊的小绵羊。

阿坤把门手划上,拉起妈妈亲她的小嘴儿好一会儿说:「宝贝儿刺激吗?」

妈妈方缓过神来说:「吓死我了!�。】瓤龋 �

妈妈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阿坤搬起妈妈一条腿,大鸡巴用力向妈妈腿中间顶去,妈妈慌道:「别!你干嘛呀?」

阿坤看到妈妈受惊害怕的样子,又亲了亲妈妈的红唇说:「师母!我要和你肏屄!我要肏你!」

顺势把妈妈顶到墙角,大鸡巴一用力肏了进去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疼!」

妈妈不敢叫出来,小声的哀求着阿坤说。

「肏进去了吗?」

「别、别这样行吗?」

阿坤的龟头刚刚插进一截,感觉到妈妈的阴道夹的很紧,刚想挺动屁股深肏,就听爸爸说:「小坤�。”鹣戳顺隼矗腋憬步参液湍惆帜谴稳ピ颇暇鸦髡降氖虑�。」